刘伯温预言:福建出天子三山作战场这个预言应验了吗?

0 Comments

在百姓的心目中,刘伯温的代表作品既不是《郁离子》,也不是《梁甫吟》,而是《烧饼歌》。

主仆二人一问一答,刘伯温就用隐语写成的歌谣,预言了千百年间的兴亡治乱之势。

刘伯温的《烧饼歌》,是可以与李淳罡的《》相媲美的预言书,堪称中国谶纬的代表作,此歌也奠定了刘伯温的“活神仙”地位。

传闻称,刘伯温晚年曾说过:“福建出天子,三山作战场”这样一句话,那么这个预言应验了吗?

如果上一任皇帝没有子嗣,在选接班人的时候就会从各地藩王的孩子中挑选一位做储君。

比如我们熟知的“道士皇帝”朱厚熜,他就未曾生长于北京,而是出生在湖北安陆。

朱厚熜能当皇帝,是因为他的堂兄朱厚照驾崩得太早,没有合适的继位人选,这才被迎进了北京。

朱常洵除了福王后裔外,在朝中再无根基,他本人的能力水平也一般,“天子不知亡国恨”只知道在秦淮河畔抱着美人夜夜笙歌。

沉湎酒色的朱由菘,既不能在大臣之间制衡党争,也无法构筑防线,积极抵御清军南下。

朱由菘演绎了一出明代版的“乐不思蜀”,他沉浸在清廷送上的声色犬马之下,不能自已。

他请朱由菘重新封自己为唐王,朱由菘非但不肯,反而让朱聿键去广西桂林一带。

说它好是因为朱聿键不用去广西了,而且凭借朱家皇室的身份很可能在乱世中有所作为;

镇江总兵官郑鸿逵、户部郎中苏观生听说朱聿键有意重整河山,急急忙忙的跑去相见。

原本朱常淓是大家最看好的潜力股,可朱常淓生性孱弱,半推半就的当了监国,又害怕人头落地,于是主动交出了杭州。

以郑芝龙为代表的明朝旧臣们,纷纷来投,表示愿意推举朱聿键为监国,他的宫殿就定在郑芝龙的官邸里。

其实朱聿键根本不是拥立的最佳选择,朱聿键不是朱棣这一支的,他的祖辈是朱元璋的第二十三子。

天启年间,天下大旱,为了照顾闽南乡亲,郑芝龙自掏腰包给他们发粮、发牛,甚至还免费送他们去宝岛。

尽管郑芝龙并没有掳掠百姓,可明朝有非常严格的海禁政策,郑芝龙是靠着大海谋生的,自然和明朝免不了冲突。

在福建拥有皇家血统的朱聿键是外来户,郑芝龙才是百姓和官员们心中的统治者。

朱聿键视他为心腹,拉着郑森的手说:“我只恨自己没有女儿,不然必定许配与你。”

鲁王为了表明正统,急着收复南京,可他既无良将,也无强兵,还没等打到杭州就遭到了清军的痛击。

原本鲁王还能借着钱塘江与清军对峙一番,谁知当年大旱,清军轻而易举的渡过钱塘江,把鲁王逼到了海上。

朱聿键这边也不好过,要提防郑氏家族,要抵挡清军,还要防备鲁王的部队南下。

关键时刻,黄道周挺身而出,拿着万余两白银,在福建各地招募乡勇,顷刻间吸纳了数万人。

黄道周的部队遇到了后勤不足的大难题,可郑芝龙不愿意发粮发饷,朱聿键也只能干着急。

刑场上,黄道周看见一块写着福建的牌坊,跪地不起:“福建,皇帝正在那里,临行拜君,臣子之礼。”

黄道周之死,让朱聿键大受震撼,他聚集起忠于自己的数千人,匆忙往湖南赶去。

可郑芝龙早已与清朝勾结,不仅出卖了朱聿键的行踪,还把沿途的城池都交给了清军。

汀州四处都已经是清军的人马,朱聿键俨然成了瓮中之鳖,朱聿键从此下落不明。

关于他的结局,有多种说法。《台湾外纪》称,朱聿键在汀州府堂上被一箭射死;《南明野史》认为朱聿键在汀州被俘后,押往福州处死。

大明的亡国是不可避免的,从天启年间开始,明朝各地就灾情不断,又遇上了农民起义,再加满洲的虎视眈眈。

南明时期,大半江山皆已沦丧,朱家的子弟还为了那看得见摸不着的皇族正统而斗的不可开交,以至于错失良机。

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”,这是朱聿键悲惨半生的真实写照。

不过朱硕熿很讨厌朱器墭,一心想让小妾生的儿子当世子,所以处处刁难朱器墭。

为了害死长子长孙,朱器墭把朱聿键父子二人关在了大牢里,不给他们吃,不给他们喝。

朱器墭为人不错,一些差役看他们父子可怜,经常送些糙米饭和剩菜这爷俩吃,他们才不至于饿死。

就在老唐王奄奄一息之际,那个小妾的儿子,害怕朱器墭会继承爵位,竟然直接派人毒死了他。

老唐王顺势就要封这个庶子当世子,好在有陈奇瑜从中说和,劝老唐王世子死因不明,就另立他人,如果朝廷追查下来,恐怕会殃及全家。

朱聿键在监狱里待了十几年,对君心圣意并不了解,他向愣头青似得上书给崇祯要起兵勤王。

结果,他把崇祯当孙子,崇祯却不认这个爷爷,非但驳回了朱聿键的请求,还重申了一遍“藩王不掌兵”的国法。

朱聿键一意孤行,带了几千人马就往直隶勤王。崇祯一连几封诏书让朱聿键赶紧回封地,朱聿键置若罔闻,继续往北前行。

朱聿键不懂兵法,巧合的是农民军也不懂兵法,双方就像两个村子打架一样,互殴了一番。

朱聿键的军队只能和农民军打个平手,如果真遇上了清军那只有挨打的份,识趣的他班师回南阳。

崇祯越想越不对劲,直接把朱聿键贬为庶人,并派锦衣卫把朱聿键关进了凤阳皇家监狱。

“二进宫”的朱聿键并没有多少经验,他不知道给牢头送礼,结果被打得遍体鳞伤。

朱聿键既不得祖父老唐王恩宠,也不受崇祯帝和弘光帝喜爱,他能当上君王的确需要很多机缘巧合。

至于后半句“三山作战场”,这个三山指的不是神话中的蓬莱、方丈、瀛洲,而是概指神州大地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